“券上消费”这一年

来源:沈阳日报 2021-04-02 10:05

  生活细致认真的85后胡波,从事金融工作多年,是一名严谨的“记账族”。

  3月底,胡波习惯性地打开电子记账本,发现今年一季度小家庭日常消费了22065.5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8.79%。

  账单变化如此之大,除了去年因受疫情影响减少外出消费外,电子消费券引发的消费行为,成为今年家庭消费增长的主要原因。

  到今年4月份,电子消费券已横空出世整整一年。一张张消费券如蝴蝶振翅,带来庞大乘数效应,搅活了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

  越来越多像胡波一样的市民,消费行为和消费习惯正发生着某种改变,这种改变或将成为拉动消费增长的新引擎。

  1

  记账本里的消费券故事

  在胡波3月份的账本里,转账、红包、教育及家庭非日常性大项开支除外,仅用在一家三口吃穿用行方面的日常开支是9995.65元。其中:商超购物占比24.43%,服饰美容18.02%,生活服务16.51%,餐饮16.49%,医疗6.69%,交通6.27%,运动娱乐旅游合计占比11.59%。

  受去年消费券发放影响,每次花钱之前,胡波都习惯性打开微信、支付宝、美团、银联云闪付或者是常用的银行APP划拉一圈,能用券的坚决使用。

  一时兴起,胡波拢了一下3月份用券消费的情况:两家外卖平台领取的会员消费券、满减券、天降红包等节省157元,在地利生鲜、新隆嘉、大润发、罗森等使用各类消费券节省203元,买衣物使用会员券、满减券等节省50元,加油、地铁、公交等节省44元,药房买药省下9元,交手机费省下3元,带孩子游玩买门票等省下68元,一共省下了534元。

  算到这儿,胡波挺开心,省下的都是真金白银,动动手指领券消费的本领没白养成。

  但随后生成的季度对账单,以及支出对比情况,让她多少有点儿吃惊:今年一季度,胡波的小家庭日常消费了22065.5元。而在去年一季度,是14829.81元。今年比去年增长了48.79%。

  这是为啥?胡波逐笔查看了自己的消费账单,发现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去年一季度疫情原因外出消费减少,而今年一家三口几乎每周末都要出去玩,经常是刷着手机看到哪里有活动,就把消费券先领下来,等到周末出去连吃再玩;二是消费券的领取和使用确实增加了很多新的消费项目,比如领完山姆会员店体验消费券逛了一圈后,胡波就花260元办了一张会员卡,隔三岔五就要花出一两百元。

  看着每笔记录,消费时的体验和乐趣也在胡波脑子里过了一遍“电影”。她坦言,虽然开支增加,但无论是消费频次还是生活品质上,都比去年提高了不止一点点,小日子过得算是幸福感满满。

  自从2020年4月消费券闯进沈阳市民生活以来,市民对消费券的热情和需求,有数据可循。2020年4月沈阳第一轮居民消费券发放过程中,总预约人数达到2364588人,按照沈阳市常住人口计算,超过1/4沈阳人产生消费券使用需求。此后,沈阳又陆续发放了多轮居民消费券以及文化惠民消费券,与此同时,银联、支付宝等机构以及银行、商家等各市场主体也分批次多轮在沈发放消费券,几乎涵盖了衣食住行等全部消费领域。持续一年的消费券发放过程,沉淀下来大量忠实于领券消费的居民。

  市民刘欢没有胡波细心,从不记账,但却是一名标准的“羊毛党”(领取各种消费券以节省日常开支的年轻一族),沉浸在消费券带来的省钱和探索新事物的乐趣中。

  2

  “羊毛党”周年养成记

  记者采访多家机构和商家,从他们的角度还原了这一年来用券人群的大致情况:规模不断变大,重度用户逐渐增多。

  3月21日午后,阴郁了一天半的周末,放了晴。家住南京南街的市民刘欢在同事的“安利”下注册了太平洋咖啡会员,领到了新会员买一送一的消费券,于是约了闺蜜在奥体中心附近的太平洋咖啡门店集合。

  从家到奥体中心乘坐地铁9号线,票价2元,她打开手机云闪付APP,使用了一张地铁5折优惠券,省下1元钱。在咖啡馆,刘欢和闺蜜分别点了一杯拿铁和一杯燕麦榛果饮,用完买一赠一消费券,再用赠送积分兑换了8元消费券,一共才花了23元。刘欢发现,咖啡馆里几乎座无虚席。服务员说,“最近有消费券活动,人多。”

  自打去年第一轮沈阳居民消费券发放,刘欢成功抢券消费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去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就想走出去消费,花完50元消费券后,幸福感和获得感顿时爆棚,可能也跟疫情发生后被压制的消费突然释放出来有关系。后来就动员家里人跟着一起抢券,关注各大平台发券的信息。”刘欢说,现在只要一闲着没事儿,就四处领领消费券备用,她给记者展示了刚刚囤的一批:5元火车票券、3元高德打车券、ONLY140元代金券、1.5元自动充手机话费券、5元电影券、阳光小玛特6元消费券、利安德药房25元满减券……

  刘欢没计算过因为消费券省下多少钱,也经常被老妈数落:“要不是因为消费券,有些钱根本没必要花。”但她不这么想,一些商品和服务是必不可少的,一些新鲜事物也是要多多尝试的,领券消费总归更划算。经常挂在刘欢嘴边的一句话是,“难道它不香么?”

  综合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沈阳地区有电子账户的用户在600万人左右,截至目前,约一半用户有过电子消费券申请、领取动作。在使用方面,40岁以上使用消费券的用户占比接近40%。相对来说,85后、90后用户更多一些。某银行沈阳分行个人业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该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年2月末,连续发了多期消费券,从后台数据来看,参与人数呈现不断增多趋势,尤其是春节后发放的四期消费券,大部分为老客户重复领券并核销使用。发券平台也起到了一定的引导作用,辽宁银联市场部周连洋告诉记者,为持续提振消费,银联云闪付平台在与相关机构合作推出消费券时,活动最短期限设置为三个月,最长为一年。从效果看,起到了帮助用户形成稳定消费习惯的目的。

  3

  一张张消费券

  叠出消费质变

  消费券一次次领取和使用的背后,更形成了消费气氛的质变。

  于洪区大通湖街139号豪客超市接入电子平台发放消费券已有半年了,老板郝海彭明显感觉到了周边居民用券消费后的变化。超市可以使用的是“满60减10”“满25减5”“满10减2”三种消费券,发放消费券首月流水就增加了6万多,“一是凑单的人多了,比如本来想买一瓶元气森林,花5元钱,但为了减2元钱,就会一次买两瓶喝,我这边的流水就多了5元。另一个是超市客流多了,印象中特别深的是有一位小区里的女顾客,把4位家人全都带来了,每人领了一张消费券,都在店里买了东西。”郝海彭说,自从发放消费券到现在,平均每月店铺利润都会增加1千元以上,这个增量让他亲身体会到了小小消费券对居民消费带来的大影响。

  上周末下午,在罗森便利店富腾公寓店收银台,收银员不断被顾客询问,“能用消费券不?”“上哪儿领?”银联、建行、中行、招行、盛京银行、大连银行等机构满20元减10元、满15元减5元、天天5折、立减6.6元起、1元吃早餐等活动海报几乎贴满了收银台下部。每到消费券指定使用日,周边小区和写字楼里的“罗粉”纷纷出动,小店的收银台总显得不够用。

  受此带动,2020年疫情的发生并没有打乱罗森在沈开店拓展的脚步,并且计划到今年年末开出150家门店。该公司人事总务部经理郭羽坦言,多轮消费券起到了非常正面的作用,尤其是与各银行合作推出的消费券促销力度大,在拉动人气、促进消费方面的效果很好。

  4

  对消费券的需求和热情不减

  进入3月份,消费券持续成为电子平台上的搜索热词,搜索量同比增长了15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虽然消费券发放已经满一年了,但是用户对消费券的需求和热情没有减弱。

  3月31日,沈阳一名网友在微博上刷到某城市将于4月2日发放第二批惠民消费券的新闻后,转发并配了一条评论:“沈阳今年啥时候发?”记者联系到该网友采访得知,他在去年4月份成功领到沈阳发放的惠民消费券,“消费券挺好的,我领完券感觉自己消费动力都增强了,所以才转发了这条微博,期盼沈阳也能继续发放惠民消费券。”

  沈阳去年投放了多轮惠民消费券,其中文化惠民消费券的投放活动持续到今年2月28日结束。记者采访获悉,目前市场上现有的消费券,均为市场主体自主投放,且小范围内“爆点”不断。沈阳一家大型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市场主体投入资金发放消费券既有巩固客户群体的目的,又在客观上起到了拉动消费的社会效果,一举多得。不过,在覆盖范围和用户规模上,肯定不如惠民消费券广。

  记者在支付宝平台上看到,沈阳本地每周五、六、日持续投放18元消费券包,用券商家包括超市、宠物生活、烘焙糕点等多个领域。在云闪付平台上,银联携手银行机构推出的消费券则涵盖了美食、购物、娱乐、服务等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包括大到航空公司、小到生鲜小店的各种业态几乎都在利用微信小程序、团购平台等多种渠道发放不同类型的消费券。

  专家

  建议

  将发放消费券作为常态化的政策选项

  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消费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愈发凸显。于今年2月末结束发放的沈阳文化惠民电子消费券实现兑付20.05万张,直接带动效应3.8倍,间接拉动效应8.9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来自38个地区样本的统计显示,消费券杠杆率平均值约8倍,即价值1元的消费券平均可带动8元的居民消费;另外,消费券额度越高,拉动效应越明显。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胡滨表示,数字消费券不仅可以雪中送炭,还能锦上添花,不仅是短期政策,更要作为一项长期的政府宏观经济政策工具。他还建议,向边际消费倾向相对较高的中低收入群体和需求收入弹性相对较大的商品“精准”施策,运用消费券政策刺激消费和促进经济复苏将会收效更佳。

  以武汉市为例,2020年4月19日起至7月31日,武汉市政府投放5亿元的“武汉消费券”,带动市场消费额达到50亿元。今年春节前夕,武汉又向居民发放了1亿元“武汉春节消费券”。不久前出炉的经济数据显示,2020年武汉继续强势进入全国消费十强城市,以6149.84亿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排名全国第九位。

  东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系副教授郭德仁认为,目前地方消费还处于恢复阶段,这个恢复期可能会比较长。通过发放消费券来鼓励民众消费,对冲由疫情带来的消费下降而产生的经济长期不利影响,是准确和及时的举措。不过,想要居民形成踊跃的消费和快乐的消费,让用券消费行为转化为对商品和服务的消费习惯,还要考虑提供有效供给,通过好的商品和服务来培养居民的消费能力,引导消费欲望,以保证消费市场的长期活跃。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高级记者刘洋

编辑:pd09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