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贤的妻,最才的女》读书感悟—建行大东支行徐朔晨

来源:沈阳网 2020-06-30 13:04

  《最贤的妻,最才的女》在火车上读完的一本书,作者以温暖的笔触叙写了文学大师杨绛先生的百年人生――风风雨雨,有起有伏、有悲有喜。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才女杨绛从小接受良好教育,在清华园与钱钟书一见钟情,开启了一段传世的爱情故事,无论此后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依然能够并肩船头,紧握彼此双手笑看风起云涌。她的博学睿智、宽容淡定,从容坚韧即使在面对战火、疾病、风暴、生离死别时都依旧泰然处之,使我们现代浮躁社会的正能量榜样!

  在她的身上,有深厚的文化积累沉淀,源自她的谦虚好学、源自她的坚持不懈,这是一位极其美好的女子,不仅有深厚文学造诣,而且智商情商各方面修养都极好,但同时她又低调谦逊,在教学工作、在文学著作中都兢兢业业,这样的一位女子自然会被大家尊称为“先生”,这样的称谓用在杨先生的身上是很妥的,因为她除了女子的婉约内敛,并具有男儿的胆识和勇气,书中有个关于她年少时的小故事,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学校要求她上街参加演讲宣传,但是她知道这样的活动只会带给自己伤害,她不想参与,在父亲的鼓励下,她毅然拒绝。一味的服从并不是正确的选择,在该说NO的时候说NO,同样是每个人要修的课程。杨绛先生的举止让我明白敢于拒绝,才能把握好自己的人生道路。

  我们都见过许多爱情的模样,听过不少动听的誓言,最终却发现:真正感人的爱情,未必是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而是平淡日子里的点滴感动,润物细无声。

  钱钟书与杨绛恋爱时,获得公费留学资格。杨绛还未毕业,但是考虑到钟书不善打理生活,她毅然放弃学业,与钟书结婚,同去英国。在国外,为了减省开支,也为了腾出更多时间让钟书学习和写作,杨绛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心甘情愿地做起了“灶下婢”,她却说:“我一生都是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这个任务非常艰巨,使我感到人生实苦。但苦虽苦,也很有意思。”钱钟书经天纬地,学富五车,在生活上却一向拙手笨脚,时时处处需要杨绛照料。杨绛从不恼,反倒爱着、护着他身上这团“痴气”。因她深知,钟书的孩子气,恰是他才华与诗性的源头。杨绛一句简单的“不要紧”,包含了无限宽容,感人至深。钟书知她辛苦,懂得疼惜她的付出,写一首《赠绛》:“卷袖围裙为口忙,朝朝洗手作羹汤。忧卿烟火熏颜色,欲觅仙人辟谷方。”钟书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尽己所能分担家务。为妻子做一顿饭不难,但钟书一坚持就是50多年,直到身体抱恙,做不动了,才停下。爱情久了,不再是天雷地火的激情四溢,终究要变成一蔬一饭的细水长流。这些疼惜、体谅与感恩,才抵得过时光。

  没有哪对夫妻不吵架,钱钟书和杨绛也不例外。他们曾为一个法文读音大动干戈,杨绛说钟书带乡音,钟书不服。越亲密的人,越知道彼此的软肋,各自说了许多伤感情的话。又邀请法国夫人公断,事实证明杨绛对。钟书输了,自不开心,杨绛赢了,却觉无趣。两人平静下来后商定:“以后遇事各持异议,不必求同,没有争吵和彼此伤害的必要。”此后几十年,他们再也没有吵过架。遇事两人商量着解决,也不全依钟书,也不全依杨绛。年轻时,我们对最亲密的人歇斯底里,以为撕扯的、纠缠的、疼痛的才是爱。但真正的爱,是好好说话,是能在愤怒时,忍住脱口而出的伤人的话。爱是忍让,是妥协,是舍不得。余生那么长,你放心把自己交给我,我怎么忍心伤害你。

  十年浩劫,杨绛和钟书都受到冲击。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太多夫妻像《霸王别姬》里的段小楼和菊仙,大难临头各自飞。可钟书和杨绛,在最艰苦的日子里,从未放开彼此的手。他们一同上下班,手挽手,肩并肩,不怕批斗,也不与对方“划清界限”,宁可双双受苦、受辱。批斗他们的人也敬服,私下称之“模范夫妻”。后来,两人被下放,为见丈夫一面,杨绛每天都要跑很远,到离钟书比较近的菜园会面,忙里偷闲地晒太阳,谈心,彼此慰藉,泅渡苦难。这种默默的相伴与扶持,胜过千言万语。接着,杨绛被下放到河北,两人彻底见不到了。女伴悄悄问杨绛:“你想不想你老头儿?”杨绛说:“想。”钱钟书也一样想她,劳作之余,偷偷写信。杨绛的贴身衬衣、背心口袋里都塞满了信。她说,那是她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情书。牛棚生活、干校生活,两人吃尽苦头。彼时,有太多学者不堪重负,没能熬到光明。幸好他们有彼此,相濡以沫,一路扶持,挺了过来。团聚后,钟书说:“从今后,你我二人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1994年,钟书肺炎入院,又查出肾功能衰竭,此后便一直住院。1996年,钱钟书与杨绛唯一的女儿钱瑗,被确诊为晚期肺癌。杨绛怕钟书担忧,对女儿的病情守口如瓶,独自一人承受悲伤。钟书已不能进食,杨绛天天做各种水果泥、蔬菜泥、肉泥,还用针把鱼刺一根根挑出来,做成鱼肉泥,给钟书送,喂他吃。钟书和女儿在相隔甚远的两所医院,85岁的杨绛每天奔波两地,越发消瘦,越发憔悴,几乎累垮。她说,“我只求比他多活一年。照顾人,男不如女。我尽力保养自己,争求‘夫在先,妻在后’。”然而,她没能留住两个心爱的人。1997年,女儿离世。1998年隆冬,钟书离世。“我觉得我的心被捅了一下,绽出一个血泡,像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痛失至亲,杨绛肝肠寸断。

  “钟书逃走了,我也想逃。但我不能逃,得留在人世,打扫现场,尽我应尽的责任。”凭借“替钟书活着”的信念,杨绛独自生活近20年,整理丈夫遗稿,发表他没来得及公之于众的学术成果。在钟书曾奋笔疾书的写字台上,杨绛坚韧地完成了丈夫全部学术遗物的整理工作,《钱钟书手稿集中文笔记》《管锥编》等伟大巨著相继出版。这对伉俪一世深情,相恋相守66年,走过战乱,越过疾病,跨过生离死别,始终执子之手。

  杨绛先生和钱老两个人携手共进,一起面对人世间的所有暴风雨,看遍世间的一切风景。他们的爱情,之所以长久,我觉得是因为杨绛先生从来没有因为要在家带孩子,照顾钱老的生活而放弃过提升自己的机会,哪怕是跟着钱老出国,也是一有时间就钻到图书馆去学习。杨绛先生和钱老的思想,永远都在一个高度,永远对对方都保持着新鲜感,如此的爱情,才能称得上伉俪情深。

编辑:pd09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本文为商业推广,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