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财经 > 评论 正文
那些年,与周期一同沉浮的研究员的心声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新华网  2017-09-11 13:44
分享到:
更多

  毕业于交大船舶专业的研究员小罗(化名)曾是一名船舶工程师。2015年,由于机缘巧合,他进入西南一家大型券商工作,从此成为一名周期行业研究员。在他看来,做周期行业研究员很有挑战性,虽然整日忙于调研、写点评,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6小时,但比做船舶工程师有趣得多。

  也就在那一年年末,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式启动。此后,过剩产能开始出清,煤炭、钢铁等周期品价格从冰点重回上升通道。曾经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乏人问津的周期性行业,终于重现“黄金十年”的辉煌。

  近期,上证报记者采访到多位像小罗这样的周期研究员。他们向记者回顾了那些在行业低迷期蹲在半停产煤矿上吃水煮白菜的往事,也吐露对当下这轮周期“沉浮”的真实心声。

  难忘调研吃白菜有人退出有人坚守

  入行不久就迎来牛市的小罗是幸运的。

  相比之下,他所在券商钢铁煤炭团队的负责人——阿城(化名)则对周期行业有更多酸涩的回忆。

  忆起刚入行时,阿城表示:“我之前是研究宏观经济的独立研究员。煤炭、钢铁行业的民生性较强,与宏观经济走势也十分贴近。大约在4年前,我顺其自然成为一名周期行业研究员,没赶上行业最风光的时候,入行后目睹钢铁、煤炭价格节节败退。”

  当时正值大宗商品“黄金十年”刚刚终结,周期行业跌入深渊。2014年、2015年时,一个周期性行业研究员的工资,大约只有同家公司里TMT行业研究员工资的三分之一。当时有不少资深的钢铁、煤炭行业研究员,纷纷转战基金公司或投身新兴产业。

  “我父亲是搞工程项目的。那时,一个干活卖力的工头每个月工资都能过万,比我要高好几千。”阿城对记者随口说起的这些往事,如今仿佛已成下酒菜。

  最难忘的莫过于2015年下半年。当时,煤价彻底跌至冰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则还未被提出。几乎所有周期性研究员都认为,仅依靠市场力量,煤炭、钢铁价格很可能长期保持“L”型的走势,完全看不到希望在哪里。

  那段时间,阿城前往内蒙古某个年产百万吨的中型煤矿调研。由于煤价过低,矿厂生产一吨就亏一吨。当天调研结束后,矿方接待的人说吃饭吧,然后端上了一盆水煮白菜。吃着寡淡的白菜,阿城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凄惶。

  “从周期研究员的视角来看,我认为供给侧改革是有巨大正面意义的。将煤炭、钢铁行业迅速从谷底托起,这样的执行力在当初无法预料。”阿城表示。

  相比阿城,小洁(化名)却未坚守到行业拨云见日那一天。作为一名曾经历了两轮钢铁牛市的研究员,她在这一轮供给侧改革推动的周期牛市前,终于卸下了钢铁研究员的身份。

  “我2004年左右大学毕业,可以说是赶上了钢铁行业的好时代。”小洁告诉记者,彼时宏观经济形势向好,对钢铁等的需求急剧增加,行业进入繁荣期。当时最直观的印象是,阔绰的钢厂做广告手笔都特别大,“我的钢铁”等专业钢铁网站上的广告位尤为抢手。

  2005年到2009年,钢铁业景气度维持了数年,也给钢铁产业链上的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致富机遇。

  “当时,上海各大钢材市场可谓门庭若市。身边很多朋友在公司上班两年左右,就辞职办钢贸公司做老板。”小洁说。

  然而,钢价在2011年见顶后,很快出现了断崖式下跌。钢贸商也遇到了来自银行的通牒。到2014年时,钢价已沦为白菜价,钢厂也开始出现亏损。

  作为产业链上的观察者,研究员的日子也变得不太好过,一些优秀的研究员只能靠报告数量维持生计,一年甚至要写200多份报告。转行的研究员非常多。小洁也在此时离开了钢铁分析师的岗位。

  阅尽悲欢离合初心相伴始终

  尽管已不在那个行业,小洁至今仍会关注产业链信息,偶尔也和钢铁圈朋友在网络上聊几句。在那个QQ作为主要聊天工具的钢铁业火热时代,小洁钢铁产业链上的QQ好友曾多达千人。这些年来,看着身边的人随周期沉浮,她更是百感交集。

  “我在这一行虽然没有坚持到底,但因为周期的波动看清楚一些规律,这对我的人生还是很有帮助。”小洁感叹。

  现在广州一家期货公司担任动力煤研究员的林威(化名)则向记者表示,周期研究这条路他一定会继续走下去。

  毕业于英语专业的林威是一名半路出家的研究员,多年前利用英语专长,在印尼做了几年镍矿外贸业务。当时只是偶然关注到印尼动力煤出口中国南方地区的情况比较突出。不曾想,因家人原因回到广东工作的他,在急于寻找工作的过程中,选择了煤炭研究员作为方向。

  “这些年里,我主要和南方港口的煤炭贸易商、下游电厂打交道,现在也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固的圈子。”林威告诉记者,一方面,深入一个行业需要积累,他不会轻易离开;另一方面,这个行业还有很多领域等待探索。

  阿城同样对周期研究的未来充满信心。他告诉记者,原先卖方研究员的主要工作是写报告、推荐股票。一旦周期向下,工作就很难开展。但近几年,动力煤、焦煤、锰硅、硅铁等商品期货都在陆续推出。客户的资产配置中,商品期货的比例也在提高。像他这样的周期研究员都在不断扩大研究范围,无论研究利多还是研究利空都有价值。

  “除了期货、现货,我现在的研究领域还延伸到债券市场。”阿城表示,一旦资源品价格出现回落,相关企业发债的情况将增多。业务范围的扩大,让周期研究员应对未来不再那么被动。

  “这个行业需要数学功底及很强的逻辑性,而观察周期规律有助于加强自身的研究水平。”小罗也表示,就算有一天改变了研究领域,周期行业研究员的从业经历也将为未来奠定基础。(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王文嫣)

编辑: pd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