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财经 > 财经焦点图 正文
激辩“新周期”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新华网  2017-08-10 13:31
分享到:
更多

  每一轮新周期本质是需求端周期的启动,但现在并没有看到这类迹象。本轮复苏周期始于2015年底,可以称之为“新一轮周期”,但不是经济结构改变的“新型周期”。

(图片来源网络)

  随着商品、周期股的连续拉涨,“新周期”成为了市场关注焦点,自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密集发声后,各大券商首席经济学家纷纷加入战团。一时间,对于国内经济处于何种状态,处于“L”型何种位置的争论不断。

  8月8日,任泽平再次发文对“新周期”做出解释,“我们再次强调,是供给出清新周期,而且具有可持续性。所以从去年开始到明年,我们都处于这个阶段。”

  同日,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在评价7月进出口数据时却指出,此轮中国经济周期开始于2016年初以来,PMI数据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走好,在经济已经回暖一年半之后,讨论所谓“新周期”实属“后知后觉”。

  需要指出的是,大宗商品价格见底与上游原料企业业绩回升几乎保持同步,若从上述角度来看,部分行业在2015年底时便已经开始走出底部。

  之所以近期市场对“新周期”关注度骤升,还在于6月以来大宗商品重拾升势。只是,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这是下游企业为迎接“金九银十”,所导致的补库存式小周期,涨价亦难以持续。

  “新周期”之争

  对于此次爆发“新周期”论战,任泽平将其称之为“注定是史诗般的教科书级的”,而这也关系到了各家买方机构的选股思路和业绩排名。

  “新周期不是需求U型复苏,而是经济L型下的供给出清,必须重视供给侧。今年股市结构性牛市中的家电、钢铁、煤炭、有色、稀土、化工、造纸等大涨的板块均是供给出清行业集中度提升逻辑。”方正证券8月6日研报指出。

  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则认为,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尚未完成,市场没有出清的时候,更不要奢望新周期了。

  邓海清8日也指出,“2016年中国经济的企稳走好,主要来自于供给侧改革带动下的价格回升,以及房地产价格上涨带动下的房地产投资需求回升,两方面因素共同推动企业的利润回升,经济的企稳走好。”

  但是,7月进出口数据大幅下滑,为2017年以来的最低值,进出口数据的超预期回落,反映出2017年以来的经济动能高潮可能已过,经济进一步超预期上行的可能性不存在。

  显然,上述“首席之战”很难会有所定论。那么不妨换个角度,长期跟踪行业的商品研究机构的首席们,又如何看待“新周期”之争?

  “包括中国在内,过去几十年,每一轮新周期本质是需求端周期的启动,但现在全球没有看到,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伪命题。”混沌天成期货研究院院长叶燕武指出。

  他指出,可以做一下比较,现在的时点跟年初春节那个时点相比,从需求端来讲是不是真的比当时还好。至少投资端、房地产端,看不到比当时还好的可能性。

  “从全球范围来看,2015年底开始进入一个复苏周期,虽然是弱复苏、差异化的复苏,只是中国相对要晚一些而已。”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8月8日指出。

  据他介绍,从产业角度来看,一轮完整的周期是从下游往上推,当上游原料端都出现亏损的时候,这一波下跌周期就算是结束。当上游原料企业亏损时,下游加工企业开始盈利,周期复苏自此展开。

  若从上述角度来看,本轮复苏周期始于2015年底,所以只能将其定义为“新一轮周期”,而不是经济结构改变的“新型周期”。

  而当前市场正处于上游原料企业“爆赚”,下游行业成本提高并转为亏损的阶段,这显然已经度过了周期复苏的节点。

  产业资本视角下的“周期”

  姑且抛开首席间的争论不谈,对产业环境变动最为敏感的从业人士又是如何看待“新周期”?

  “目前钢铁确实处于去产能周期中,然而这只是开始,产能过剩的问题不是短时间内造成的,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马上解决。”华东一位上市钢企人士8日表示,随着钢材价格上涨,使得行业利润大幅增加,产能持续出清的难度也随之增加。

  该判断已在钢铁、煤炭行业上得到印证。2016年,国内煤价大涨,部分“黑煤窑”便曾偷偷复产,2017年被清理掉的中频炉情况亦与之类似。

  所谓“供给出清”,在不同行业的完成度、进展上存在很大差异。

  以近期颇为吸睛的稀土行业为例,虽然行业集中度大幅提高,但因为前几年稀土价格下跌,企业资金储备有限,整合进度亦相对较慢。

  “总体来看,国内稀土行业还是略有过剩的,因为直接由国家下发生产指标,额度至少要保证供应,所以当需求出现问题时,供需关系便会随之改变。”卓创资讯稀有金属行业分析师张伟指出。

  对于部分行业而言,现阶段产品价格的上涨或许只是小周期的反弹。

  “化工品2016年底时涨到最高,随后一直回调到今年四、五月份,到六月份再次出现整体上涨,为什么会这样?”成都一位化工行业人士指出。

  他分析称,因为面对处于高位的价格,很多下游企业并不愿高价接货,到了六月他们手中的库存已消耗完毕,再加上产品价格已出现很大幅度回落,为了迎接“金九银十”,下游企业五、六月份再次进行补库,阶段性推高了相关产品价格。

  “不过,今年消费旺季的拉动作用会有所弱化,因为很多化工品的消费旺季都提前,所以三季度便会看到产品走势会急剧分化,部分产品会再次步入下跌。”该化工行业人士分析称。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现象同样适用于其他行业,如螺纹钢、水泥、PVC和玻璃等,今天均出现淡季提价的情况。

  积极的一面也不容忽视,少数如造纸、镍等商品已经可以从平衡向紧缺过度。

  “纸品价格从2015年底开始上涨,到2016年下半年出现大范围涨价情况。其中,文化纸前几年供过于求特别严重,后来受到环保政策、行业自发调价影响,产能基本出清了。”百川资讯造纸行业分析师芦亚亚指出。

  她表示,仅从今年的情况来看,玖龙、晨鸣等大型纸企都有扩产计划。(来源:中证网

编辑: pd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