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财经 > 评论 正文
迟福林:以结构性改革破解结构性矛盾
http://www.syd.com.cn   来源: 经济参考报  2015-03-05 12:49
分享到:
更多

  2014年,以简政放权为重点的政府改革,在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激发市场活力上取得长足进展。2015年,在增长、转型、改革高度融合的背景下,更需要加快政府改革,破题结构性改革,解决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实现结构性转型的重大突破。

  当前,以结构性改革破解结构性矛盾已经到了重要关节点。经济增长动力正发生趋势性的重大变化,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连续4年超过50%,更重要的是服务业发展开始成为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的重中之重。然而,要实现从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的转型升级,仍面临诸多结构性矛盾。比如,服务业与工业公平税负、公平资源配置的大格局尚未形成,作为服务业主体的中小微企业融资仍然困难,现代服务业发展缺乏相应的专业技术人才等等。结构性改革不破题,服务业发展面临的结构性矛盾、问题势必难以解决。

  从当前实际看,宏观经济政策的有效性直接依赖于结构性改革的突破,结构性改革不突破,宏观经济政策的有效性就会大打折扣,宏观调控的作用空间也会越来越小。这同样需要从多方面入手推进结构性改革。譬如,尽快启动消费税改革,并明确其为地方主体税种,这有利于形成激励地方政府的“正能量”;财税体制改革在“放水养鱼”上要有更大力度,以利于激发社会资本创新创业活力;对小微企业设置更低的增值税税率,提高企业所得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形成小微企业自动减税机制;支持为中小微企业服务的社区银行、互联网金融机构等民间金融的创新发展、规范发展;加快调整教育结构,进一步放宽社会资本进入职业教育的门槛,提高技术应用型高校的比例,等等。

  消费的本质是服务。这些年,国内消费潜力难以释放而大量消费外流,其重要原因就在于消费供给不足,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为适应全社会消费结构升级大趋势,尤其是从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的大趋势,应尽快实现教育、医疗、健康、养老等服务业领域对社会资本的全面放开。要把破除行政垄断作为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重点,尽快放开服务业领域的价格管制,形成市场决定服务业领域资源配置的新格局。建议以打造生产性服务业聚集区为重点,推进国家级、省级产业园区的提质升级,争取形成一批上规模、高水平的服务业外包基地,使之成为新阶段服务业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

  结构性改革涉及执政理念的深刻变革,涉及部门利益、地方利益、行业利益的深刻调整。这就需要继续加大政府改革力度。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和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管理的深入推进,未来3至5年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管理的条件基本具备。为此建议:第一,未来1至2年,在中央和省一级政府全面推行负面清单管理并取得重大突破。第二,尽快实现行政审批与市场监管分离,建设法治型市场监管体制,组建综合性、强有力的市场监管机构。第三,创新公共服务体制,重在全面推行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尽快把建立公益法人制度提上改革日程,形成政府购买服务与事业单位改革、公益性社会组织发展的联动改革,形成多元供给的公共服务新体制。(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编辑: pd09